晉北戰線的形勢與山西在抗戰中的地位

 

當八路軍進入山西的時候,平綏線上的敵人已經攻破了南口、張家口,占領了大同,正向晉北屏障――雁門關東西長城各口進攻,企圖乘勢攻破長城隘口,逼取太原。而在平漢線上的敵人亦正積極進攻保定,期與平綏之敵取得配合呼應,奪取石家莊。據平型關戰斗〔98〕中奪獲的文件證明,當時敵之主力還是用在晉北方面的。

 

因為雁門關及其東西附近地勢險要,而且構筑了比較堅固的國防工事,敵知正面攻奪之困難,仍以攻占南口、大同之經驗,在正面將其一部向雁門及其東西之楊方口、茹越口佯攻,用其主力繞由蔚縣向國防工程較為薄弱之平型關進攻,企圖突破平型關繞至雁門以南,則雁門關可不攻自破。

 

當時的情勢是嚴重的,因為前線退守雁門長城各口的軍隊已相當疲勞,如果雁門長城各口被突破,敵有很大可能逼近甚至奪占太原,這時就要影響整個華北的戰局。

 

山西自雁門關以南,井陘、娘子關以西系高原多山地區,對保衛華北、支持華北戰局,有極重大的意義。敵人要完成其軍事上占領華北,非攻占山西不可。如山西高原全境保持我軍手中,則隨時可以居高臨下,由太行山脈伸出平漢北段和平綏東段,威脅敵在華北之平津軍事重地,使敵向平漢南進及向綏遠的進攻感受困難,故山西為敵我必爭之戰略要地。

 

依托山西寬闊而復雜的地形條件,不僅便利于防阻和遲緩敵之前進,且利于我們部分地消滅敵人。因為敵人的攻擊要依靠其重兵器――坦克、大炮、飛機發揮其性能,但山西的地理條件,使敵人的重兵器大大地減少了作用,甚至失去作用(如坦克、重炮在某種地形限制下不能使用),而極便利于我們進行運動戰來打擊或部分地消滅敵有生力量。從全國范圍來說,上海、津浦和平漢三方都是平原,交通便利,利于武裝齊備之日軍進攻。山西方面地形交通限制了敵人的長處,恰又補足我們的短處,便利于我們的防守、持久斗爭與打擊敵人。

 

如果從研究抗戰經驗教訓的觀點出發,我們覺得在整個抗戰布置,至少是華北抗戰布置中,沒有清楚認識到保衛山西的重要戰略意義,而未能以更多的精銳部隊首先使用于山西的保衛,這是造成后來山西失利,致使整個華北局勢處于不利的一個重要原因。否則,雁門關長城各口不致那樣快就被突破,山西方面是可能在比現在有利的局勢下支持更長久的斗爭,并且可給敵以更多的打擊,華北局勢也必比今天不同。

 

八路軍作戰的方針和平型關的勝利

 

八路軍是在支持華北戰爭的戰斗任務下開入山西的,它是編入第二戰區戰斗序列,協同該區內一切抗日友軍來進行戰斗的。

 

在晉北戰線嚴重局勢下,八路軍成為這一戰區的一支生力軍。所以八路軍入晉時,是得著群眾的熱烈歡迎與擁護的,同時對于華北前線抗戰軍隊與全國人民是一種極大的興奮,他們對我們表示著一種極大的期望。路透社的電報對日本也帶著警告式的說,日軍還沒有開始與中國有名的紅軍作戰,而紅軍正準備著與日軍長期奮斗。

 

當時我們認為,與日本軍隊作戰,是一種弱國劣勢兵器的軍隊與優勢兵器的帝國主義國家的侵略軍隊作戰,單純采取正面防堵、依靠堅固陣地與敵對戰是不適宜的,而且我們的消耗將比敵人還要大。我們認為應當采用新的戰法,求得能夠消耗敵人,使敵人疲于應付,使戰爭能持久,這就是利用山西有利的地形和群眾條件,發揮我軍歷史上養成的特長――機動、果敢、迅速、秘密的運動戰和游擊戰,同時組織和武裝廣大的民眾開展廣泛的民眾游擊戰,以這樣的作戰方針來配合我國其他部隊達成保衛山西、支持華北戰局的任務。

 

在這樣的作戰方針下,開始了平型關戰斗的勝利,以及在敵人側后取得大大小小的勝利。平型關戰斗的確是給了敵人主攻方向以有力的打擊,部分地更動了敵人的作戰部署。可惜在這一戰役中,我國軍隊沒有取得很好的配合,未能一舉將敵殲滅,使我軍能夠順利地擴張戰果,繞擊進攻茹越口之敵,而茹越口終于幾天后被敵攻破。敵從茹越口繞至雁門、平型險口之側后,使這些險口終不能保,晉北屏障乃為敵所占。

 

平型關的勝利告訴我們,日軍并非不可戰勝的敵人。它雖是組織完備有訓練有戰斗力量的軍隊,但是它仍有很多的弱點:它的步兵攻擊精神并不旺盛;它疏忽于側后的警戒;它占的陣地并非不能攻破;它運動起來很遲鈍;在它輕敵的觀念下產生許多可乘之機。特別在山地作戰,以中國軍隊的勇敢犧牲精神,是可能給它打擊和戰勝它的。平型關的勝利,就給抗戰的軍隊和愛國人民一種很大的興奮,并且大大地提高了自信心。

 

敵受平型關的挫折,發現八路軍以后,也就不得不相當改變自己的戰術。它常使用的以支隊包圍或遠離主力迂回我軍側后,逼我正面混亂撤退的戰法,因怕我們在運動中消滅它,也就不敢輕易采用了。當它久攻忻口不能突破的時候,也未曾采用兩側山地迂回的戰法,而這在別種情況下是必然要采用的。


河南泳坛夺金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