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現代社會,大多數企業經理不可能通過采取用本地人的方式來建立經營者的約束機制。因為人員流動性加強,每個人可選擇的機會很多,即使某個企業采取用本地人的方式,這些本地人也不可能象當時晉商的本地人對企業有那么強的依賴性和忠誠度。

 

  但是,隨著互聯網的發展,整個世界變成了地球村,所有的人都變成了“本地人”。如果依托互聯網建立類似于當時晉商的信用評價體系,企業選人、用 人、就可以先在網上看看對方的檔案,看是否有不良記錄,然后決定是否錄用。這樣,那些曾經坑害過企業和東家的人,哪怕坑害的數額很小,也會永遠被排斥在職 業經理人的行列之外,這就會使職業經理人不講信用的成本大大提高。

 

  四、身股制:既是激勵機制,也是約束機制。

 

  身股制是晉商的一項重要制度,所謂身股制,即對大掌柜、二掌柜等重要經營管理人員和業務人員給予股份。因此,企業的股份就由兩部分構成:一部分是銀股,另一部分是身股。起初,銀股的比重較大,身股的比重較小。到后期,許多企業身股超過了銀股。

 

  在商號,也不是所有員工都有身股。一般情況下,學徒期結束,工作數年才有頂身股的資格。開始頂身股一厘或兩厘,然后根據工作能力、業績以及表現,逐步增加。增加到十厘,即一股為頂點。

 

  身股與銀股雖然同股同利,但性質不同。銀股的股東是真正的東家。銀股對商號承擔無限責任。身股只是東家對職工的一種獎勵,只不過,這種獎勵采取股份的形式,使掌柜和伙計們有了股東的感覺。身股負盈不負虧。身股也不能繼承和轉讓,只是在死后還可以享受若干年的分紅。

 

  在利益上,身股與銀股并無差別。好的商號,一個賬期每股可以分到上萬兩的銀子。

 

  因為身股與勞動者人身相隨,人在股在,人走股亡。無論掌柜還是伙計,如果行為不軌,假公濟私,違反號規,被開除出號,身股就自動消失。這樣,經 過十幾年甚至幾十年奮斗好不容易獲得的身股,就會永遠消失。因此,許多人就是為了身股,也不敢胡作非為。這樣,身股對每個人都成了重要的約束機制。身股越 多的人,其約束力就越大。

 

  五、同鄉會和會館:既是晉商之“家”,也是約束機制。

 

  晉商離鄉背井,特別重視鄉情。晉商所到之處,都組織同鄉會、建造會館。同鄉會定期或不定期聚會,交流信息,增進友誼,商量會事,處理商務糾紛。

 

  晉商將關公作為神靈敬奉。在各地的會館中,為關公修殿蓋宇,其目的一是請關公這位武財神幫助保護,尋求心靈上的安全感;二是借助于關圣的威懾力 量,每個人都感到,關圣每時每刻都在看著自己,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關圣的眼皮底下,這就會增加每個人的自我約束力,警告每個在外地的家鄉同仁不要見利忘 義。

 

  這樣,每個參加同鄉會和進入會館的老鄉,既能從這種聚會中找到家的感覺,也會自覺不自覺的感受到一種來自同鄉,來自會館,來自關公的強大的約束 力。自己如果“不仁不義”、“損人利已”,就會被所有的同鄉唾棄,就會遭到關公的懲罰,就沒有資格和臉面再進入會館這個“家”。這種倫理的約束,比制度的 約束更加有力。

 

  總之,在明清時期交通、通訊條件那么差的情況,在根本就沒有什么商業法規的情況下,晉商可以做大做強,可以做成百年老店,主要是因為它有一套支 撐企業做大做久的約束機制。今天,雖然我們天天在喊“做大做強”,但事實上很少有企業能夠做大做強,更多的則是做大做虧,做大做垮,因為我國現有的信用體 系和約束機制難以支撐企業做大。企業規模越大,管理鏈條就越長,委托—代理環節就越多,給人“撈一把就走”的機會就越多,從中“撈一把就走”的人就越多。 如果信用體系不完善,約束機制不強,企業就很容易被“撈”垮。因此,企業規模是信用體系的函數。當今的中國企業,要象晉商那樣做大做久,須在新的背景下建 立一套類似于當時晉商的信用體系和約束機制。


河南泳坛夺金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