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帝國主義,原來是想不費什么氣力,在很短的時間內,就要達到完全侵占我們整個華北的目的。現在怎樣呢?在表面上雖然算是暫時的掠奪了我們華北絕大部分的領土,特別是大城市和交通線。但是他原來那樣美滿的計劃,顯然是失敗了!

只拿山西來看吧!日本帝國主義開始的打算,是迅速順利的、長驅直下風陵渡的。結果,由于在山西抗戰的軍隊,是無比的英勇,不斷地給以堅決頑強的抗戰,使日本強盜不能不付極大的代價,經過幾個月的血戰,然后才能取得太原。平型關之戰①,給了敵人以重創。實際上并不算天險的忻口②,卻能阻敵二十余日不能前進一步。這是出乎我們兇橫殘暴的敵人意料之外,而不能不為之膽寒的。這就使敵人在占據太原后至今還不敢南犯;使在山西所有英勇抗戰的軍隊,爭取了更多的時間,進行整理和鞏固新陣地的布置,使廣大的晉南地區,仍安然的保持在中華民國的旗幟之下。造成這樣的局面,一方面由于我友軍不顧一切犧牲,以堅決抗戰到底的精神,不斷地給予敵人以巨創,樹立了許多光榮不可磨滅的功績。

另一方面,在晉察冀邊與晉西北廣大地區,我軍積極活動,一刻不停地迷惑敵人,擾亂敵人,打擊敵人,消滅敵人,破壞敵人的交通,特別是廣大民眾抗日斗爭的發動,廣泛的群眾游擊戰爭的開展,與游擊戰爭根據地的創立,一天一天的增加著敵人不可克服的“后顧之憂”,是有著很大的配合與牽制作用的。

我們在晉酉北是怎樣戰斗著的?

主力和支隊巧妙的配合起來,積極地打擊敵人。

我軍是十月初到達神池、寧武,當時敵已占朔縣,固守陽方口、大水口,我們的部署:決派宋支隊③繞攻敵后,進占井坪、平魯,打擊敵人,遲滯敵向神池、寧武之前進;一方面將我另一部置于長城利民堡附近,準備消滅由平魯向朔縣前進的敵人。布置剛完,朔縣的敵人即向陽方口、大水口進犯。三日并占去寧武,恰巧當天的下午和第二天,我宋支隊也完成了占領井坪、平魯的光榮任務。同時我某部亦積極轉移,于第三日占領寧武側后之摩天嶺,給寧武的敵人極大的威脅,十四日更尾敵占大牛店,于十五日趕到賀家莊之線我軍之又一部,同我平原一帶作戰的友軍,取得了密切的配合。

宋支隊勝利的克復井坪、平魯后,更積極活動于大同、岱岳、懷仁一帶,使敵人顧此失彼,處境異常困難。李支隊④亦開始積極行動,與宋支隊遙相呼應,曾一度襲占寧武、四門。我騎兵營密切的配合著各支隊日夜襲擾困守寧武之敵,特別是十三日在寧武以北襲擊增援寧武之敵坦克車、裝甲車五十余輛,這在敵人高傲的認為是最銳利的武器,結果,還是狼狽的敗回朔縣。

武寧的敵人更加恐慌了!雖然已經掙扎了幾天,然而終于不得不乘著十三日的黑夜倉皇逃走,使我友軍馬旅和我騎營順利地收復了遭受日寇蹂躪,橫尸滿地,瓦礫半城的寧武城。目睹這種慘無人道的燒殺、搶掠、奸淫,將士對侵略者日本帝國主義,無不切齒痛恨,有敵無我、有我無敵的怒火,更盛熾地燃燒在每個人的心坎中。

晉北持久抗戰的基礎,現在是勝利的初步奠定了!

要盡我們所有的力量,親密地配合其他抗戰軍隊作戰。

我在大牛店一帶,積極配合忻口友軍作戰之部隊,是分三路進行的:一路切斷崞縣之十里鋪;一路切斷原平、崞縣間之白家村,其余的一路夜襲崞縣城。在十里鋪附近發現敵人的汽車百余輛,滿載步兵由北向南增援。長期抗戰以來,全體指戰員一次一次的發揚著自己的積極性。“打他一個來不及”,大家都這樣準備好了。當場毀敵汽車數十輛,燒毀二十余輛。敵人認為是最利害的武器又上來了,坦克車、裝甲車一齊奔向我軍側擊,飛機數架配合作戰。有一個模范班長,果敢的率領全班戰士用手榴彈齊放,就這樣將敵人的坦克車、裝甲車打坍下去,同時打退了敵人增援的騎兵。敵又開來大批增援的汽車,我們的這一班英勇戰士,即掩護我軍安全的退出了戰斗。

這一戰斗,也明白地告訴了我們:在平地里,在敵人坦克車、裝甲車、飛機、步兵配合作戰的情況下,雖然我們少于敵人,我們卻不可慌張失措,要積極的沉著的,采取適當的手段,對付敵人的進攻,才不致遭受無謂的損失。


河南泳坛夺金20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