敵人遠近后方的游擊戰爭與敵人對晉察冀邊區的“圍剿”

 

有些人感覺抗戰中群眾動員工作是重要的,但總以為這非三個月半年之后不能見效,事實上并非如此。我們到晉后不到一個月功夫,在晉東北和晉西北地區,大大地發揚了群眾參戰的熱情,成立了大批游擊部隊。這些群眾武裝組織,今天還留在敵人遠近后方,協同我們的正規軍隊,在晉察冀邊區、晉西北及正太路以南地區支持著頑強的斗爭。他們已不僅能夠配合正規軍的游擊部隊行動,而且可以獨立行動打擊敵人。

 

那些區域可以說是軍隊與民眾親密結合起來,創立了與敵人持久抗戰的堅強根據地。

 

在那些區域活動的我軍及群眾武裝,開展了模范的游擊戰爭。由于他們的積極行動,不獨使敵人的后方交通時刻受著破壞與威脅,而且在廣大的領域內,敵人無法建立其偽組織。敵人的小部隊不敢進入游擊區域,而游擊區域又隨著游擊部隊的積極活動更加擴大,游擊隊也繁殖得更多。幾百萬同胞在這些武裝力量的掩護下,保持了生命和財產的安全,沒有遭受亡國奴隸的慘痛。

 

敵未攻入太原前,雖已感受其遠近后方被破壞騷擾而帶來的各種損失與困難,然而為著達成其攻占太原的軍事計劃,不能分出大的力量以對付后方。在占領太原以后,逼使它不得不以大的力量進行肅清后方的工作。它以將近兩萬人的軍隊,配備騎兵、大炮、坦克和飛機,分成八路對晉察冀邊區舉行“圍剿”,另以五個支隊向晉西北地區進攻,以若干支隊向正太路以南進擾,企圖消滅我晉察冀邊區的軍隊和游擊隊,驅逐晉西北及正太路附近的游擊部隊,以便將來向南繼續進攻。

 

一個多月來的斗爭,我們部隊配合當地游擊隊,以靈活的游擊戰術,曾給進攻之敵以重大的打擊。雖有某些城市已被敵人占據,然而鄉村仍在我游擊部隊手中。每次戰斗的結果,敵人的傷亡總是遠遠大過我們的。有些城市,敵來之時進行了堅壁清野,敵進之后被我游擊部隊四面包圍,斷其交通接濟,敵在非常困難與不斷削弱的情況下,又將城市放棄。在那些區域,我們就是這樣地正在與敵相互爭奪著。

 

游擊隊在斗爭過程中,學得了許多戰斗的經驗。他們與當地群眾有親密的關系,熟悉當地地形道路,能時常給敵人以奇襲。有一次敵千余由壽陽向盂縣進攻,事前被盂縣游擊隊偵知,他們就設伏于險道,待敵進入,突然襲擊,敵傷亡五六十人,我游擊隊僅傷五人,停止了敵人的前進。后敵查明是當地游擊隊,次日復進,然此時附近正規部隊得游擊隊之報告,趕來增援,又給敵以嚴重打擊,敵傷亡百余人而退。這里可以看出,游擊隊是正規軍作戰最有力的助手,時常成為正規軍的耳目。

 

地方群眾在斗爭過程中,也學習了許多斗爭的經驗。在敵人奸淫燒殺搶劫之下,情緒愈見激昂。他們逐漸學會了堅壁清野、封鎖消息和肅清漢奸等種種對付敵人的斗爭方法。有一次敵兩三千,以坦克為前導,由易縣向紫荊關方向進攻。沿途群眾堅壁清野,躲避于兩邊山地。敵進入后,正規軍隊襲擊其先頭,兩側群眾協同游擊隊登山襲擾,敵疑被我大軍包圍,倉皇后退。是役敵傷亡甚大,我繳獲步槍數十支,并奪得坦克一輛。

 

在群眾斗爭開展的條件下,漢奸不敢抬頭活動,敵人進到之處,已不能順利地建立偽組織和偽軍隊。因為群眾相信可以與敵堅持斗爭,敵人無法欺騙,漢奸分子亦畏懼群眾力量,不愿出頭組織。故敵這次進占淶源將近一星期,偽政權始終沒有建立,經過游擊隊配合群眾包圍襲擾,敵乘夜逃退。

 

晉察冀邊區乃太行山、恒山、五臺山山脈縱橫交接復雜險要之廣闊地區,極利于游擊戰爭之開展,群眾已經發動起來,敵人的“圍剿”是無法征服我們的。相反,時日愈久,基礎必愈鞏固,將成為支持華北抗戰的一個堅固的堡壘。

 

就在這樣的情形下,使敵占太原后不得不暫時停止南進,至少也是敵未即南進的一個重要原因。這就使得在山西抗戰中過于疲勞的部隊,得著機會收容、整理與補充,保持晉南大塊土地直到今天還是完整的。

 

山西抗戰的幾個經驗教訓

 

幾個月的抗戰,雖然有些土地與城市暫時被敵人占去,但是敵人還是付了很大代價的,而且占領地區只限于交通要道和重要城市,大塊地區仍然無法統治,而抗戰的軍隊與人民的自信心,卻在斗爭中大大地提高了,那種認為日寇為不可抵御之洪水猛獸的恐日觀念,逐漸消失。在山西抗戰的軍隊,大家思想著如何鞏固加強抗戰力量,怎樣努力向敵人進行長期持久的斗爭。這的確是一個極大的收獲,將成為最后戰勝敵人的保障,中華民族獨立解放的基礎。

 

戰爭的經驗告訴我們,要同日寇長期斗爭,必須改善我們的作戰方法。我們要依靠于持久抗戰去消耗敵人,來取得最后勝利,單純防御的正面抵抗,是不能達到目的的。由于有在敵人側后積極活動的配合,忻口支持了將近一月的抵抗,而且還可以繼續支持。敵占太原后不得不停止前進,去肅清其后方,這就使戰爭能持久,敵人的消耗愈大。反之,平漢線的戰斗,以絕對優勢的兵力不能抵御敵人進攻。如果當時將主力使用于平漢線之西,依靠太行山脈側擊敵人或擾擊敵側后,以配合正面抵抗,這種積極的防御,我們相信,敵人決不能在突破保定后能夠不遇抵抗地突進三百余里,而達正定、石家莊。這樣不僅平漢線可以持久抗戰,而且能夠配合晉北抗戰獲得勝利,以開展華北整個局勢。

 

敵占南京、杭州、濟南后,中國不屈服投降,它是不會停止向華中和華南進攻的。但敵人戰線愈長,兵力愈分散,困難愈多,弱點愈容易暴露。根據山西抗戰經驗,我們認為今后的抗戰,除正面必須選擇要點,依托堅強工程,加以頑強抵抗外,應以精銳部隊,組織野戰兵團,伸入敵側后,抓住敵之弱點,求得運動戰,給以打擊,或誘敵于運動中消滅之。戰爭的運動性增大,是只利于我而不利于敵人的。

 

抗戰的軍隊要有堅強的統一的指揮,并且嚴格軍隊的作戰紀律。軍隊間應有堅強的互信心,以求作戰中切實協同與配合。抗戰軍隊應在忠誠于民族、國家的前提下,去執行自己的戰斗任務,一方面保障每一個命令的完成,同時又需要見機而動,不失去每一個能夠打擊敵人的機會。高級指揮機關應給前線指揮員以機動的可能,對其機動處置所得的勝利,加以表揚;稍有過失,則不應責之過甚。

 

山西抗戰的經驗又告訴了我們,不僅在敵人深遠后方可以發展人民的游擊斗爭,而且能夠收復廣大領土,成為持久抗戰斗爭中一個極為重要的力量。敵人以正規戰爭從正面擊退我軍比較容易,而肅清后方游擊戰爭則成為不可能。在今后抗戰過程中,要以更大的注意和努力開展群眾運動,特別是派出許多小的游擊隊,配帶大批民運和軍事工作干部,定下與人民國土共生死存亡的決心,深入敵之遠近后方,領導組織民眾游擊戰爭,是一個急迫的戰斗任務。

 

抗戰軍隊與人民關系急須求得改進。軍隊侵犯群眾利益的現象,必須從加緊部隊政治教育和嚴格軍隊紀律兩方面去加以消除。紀律好的軍隊,要進一步在自己活動區域,加緊地方群眾動員組織工作。要使一切抗戰的軍隊,不獨成為群眾親切愛戴的人民武裝,而且成為動員群眾的組織者和領導者,真正達到軍民合作一致抗戰的要求。破壞群眾利益,客觀上是幫助敵人欺騙民眾。“這樣,不如讓日本軍隊來”的怨言,足夠使我們警惕其危險!

 

最后,一切抗日軍隊必須建立健全的政治工作。應視政治工作是鞏固和增強戰斗力量的武器,是抗戰軍隊的生命線。這首先要建立健全的政治組織,應把政治工作的基礎建立在連隊之中;要提高政治機關在部隊中的威信,這又依靠于政治機關用自己負責的實際工作和軍事指揮人員對政治機關的重視與尊重去達到。政治機關應當對部隊進行系統的抗戰教育,增高戰士信心,保障戰斗任務的完成,應當發動和指導部隊進行居民中的工作和瓦解敵軍工作。

 

*這是任弼時任軍委總政治部主任和八路軍政治部主任時寫的文章,刊載于一九三八年一月十三日至十六日的《新華日報》。


河南泳坛夺金200期